首页 | 小说 | 戏剧歌舞 | 电脑资讯 | 服装服饰 | 健康资讯 | 站长资讯 | 心情说说 | 体育资讯
国际 | 灯饰资讯 | 新能源 | 读书心得 | 趣闻趣事 | 求职招聘 | 娱乐资讯 | 美食资讯 | 旅游资讯
首页 > 小说>>想起你时苏卿妤最新章节阅读-想起你时沈亦尧徐清软小说目录

想起你时苏卿妤最新章节阅读-想起你时沈亦尧徐清软小说目录

来源:茹茹网
想起你时第三十四章 喝多了

白喻言一身酒气的回到家,许女士见状满脸八卦的走到他面前询问道:“你刚才和予恩那丫头在一起了?”

还没来的急辩解就听到许女士:“我懂,我懂”

看着许女士离去的背影心想,心累又无奈的笑到:您懂什么?

摸了摸火辣辣的耳朵,心里抱怨道:死女人,下手这么狠

第二天中午李予恩头昏脑胀的醒来,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,蹬的一下从床上做起来,打量了一眼四周和自己完好的衣服,松了口气

找到手机后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瑾今打给她的

想着给她打了过去:“喂,瑾今你给我打电话干嘛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,昨晚你去了趟厕所我就再没见到你,我还以为你被人给拐走了,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,最后没办法给阿姨打的电话,说你已经在家了,你回家也不说一声”

瑾今在电话那边埋怨着

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,昨天她是去了厕所,从厕所出来后好像遇到一个男人…男人!

想到这,脑海里闪现出一个画面,不争气的捶着自己的脑袋:“你怎么这么迷糊啊,幸好没发生什么,不过她是怎么回来的?”

起身麻利的下了床,下了楼看到花女士正在那里看电视,走过去试探性的问道:“妈,昨天…”

花女士见到她后,看上去心情很好的:“恩恩醒了,怎么样头还痛吗?”

不对,不正常,每次她喝酒回来花女士第二天肯定会对她冷眼嘲讽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她有些不适应的摇了摇头:“没有,那个妈…”

“我都知道了,你这孩子还害羞什么”

“不是妈,你知道什么了?”这话把她给整的有些迷糊

闻言,花女士娇嗔道:“你和喻言的事呀”

“喻言?那个喻言?”摸不清头脑

只见花女士像看傻子一样看她,瞬间明白过来:“白喻言?”

“对呀,昨天是他送你回来的,我说让他把你放到沙发上就好了,可这孩子硬是把你抱进了你的房间,喻言这孩子多好”

随着花女士的演讲她慢慢的想起了昨晚的一些画面

昨晚她和那个男人好像打了一架,那个死男人还用力的扯着她的头发

不再听花女士多言转身上楼回了自己房间,锁上门。

依靠在门上,思索着昨晚的事,这个死男人竟敢对她动手,下次如果遇到他肯定不会放过他!

有些缘分可能就是老天给你安排好的

在一个特定的地点,特定的时间,让你和这个特定的人在人海中相遇

当傅归寻接到蓝妤沁给自己打电话来时的那一刻,仿佛看到了希望,往日阴沉的脸上此时全是喜悦。

“沁沁”

蓝妤沁看着手里的黑卡,是昨晚吃完饭回来后徐清软给她的,想着没什么关系了,就要把东西物归原主,免得以后说不清。

“是我,你现在有时间吗?”

来不及思考,兴奋的回道:“有时间,有时间”

不知为何见到傅归寻这样她心底竟然有些不忍:“那我们见一面吧,在麦岛咖啡店”

“好,我去接你”

“不用了,我开软软的车去”

话语里有些失落,但还是关心道:“那好,路上注意安全”

等她到的时候傅归寻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她没有问为什么不进去等,而是选择了无视

“进去吧”

傅归寻替她开了门,两人进了店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“要喝什么?拿铁吗?你最喜欢喝的”

话落,傅归寻的神情好像有些愧疚

她略有迟钝的点了点头

傅归寻招来服务员点了两杯拿铁

这时,蓝妤沁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在了他面前:“物归原主”

当看到那张卡后他明白了蓝妤沁今天约他的来意,就是为了把这张卡还给自己。

原本喜悦的心情看到那张卡后心情跌到了低谷,勉强的笑着:“沁沁,我知道我是个混蛋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”

“卡还你,我就先走了”起身她就要走,不过被傅归寻拉住了她手腕。

“放手”

“沁沁,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吗?就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”

她们的动静惊扰了店里的人,此时周围的人都时不时的看向她们

压低声音疏离的开口:“我再说一遍,放手”

“我会用行动证明的,除了你我今生不娶”说着,不舍的放开了她的手

蓝妤沁听到了他最后说的那句话,不屑的冷笑一声

男人的嘴骗人的鬼,在她这里男人的话根本没有威信可言

相信是个人听到这句话都会觉得可笑,他只不过是涂一时嘴快,说过去就忘记了

相信的人才是傻子

就算会有人做到,也是少之又少

要经过时间的流逝,时间的变迁才会知道结果

好不容易周女士给她放了几天假,她要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

窝在她最喜欢的吊椅里浅浅的闭着眼睛,竹子在她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,听到门铃声以为是蓝妤沁回来了

想着这婆娘自己不带钥匙还要每次自己都给她开,抱怨走过去开了门

正想骂人一看是沈亦尧,话到嘴边换成了“你怎么来了?”侧身让他进来,随手关上了门

一开门都是一阵寒气,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“想你了”

徐清软翻了个白眼给他

沈亦尧进屋把沾有寒气的大衣脱下,把徐清软搂在怀里:“我们家软软有没有想我?”

“没有”

“再给你一次机会”

“没有”

沈亦尧伸出手捏住徐清软的下巴吻了上去,

徐清软发现这男人好像很喜欢接吻,动不动就接吻,难道他是接吻狂魔吗?

吻的徐清软站不住了才放开了她,

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”徐清软没好气的说

“没发现什么?”

“接吻啊,你怎么动不动就接吻”

“你不喜欢吗?嗯?”

“不喜欢”

沈亦尧心里喃喃道:“不喜欢接吻的时候还一副享受的样子”

“对了,我昨天看到你弟弟了”

“嗯?”

“就是宋泽言”

“怎么见到他了?你们说话了?”

“蓝妤沁那婆娘不是在Z大当老师么,宋泽言恰好是她学生,那天我们去吃火锅时碰到的”

“嗯,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火锅”

“嗯?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徐清软躺在他怀里问道

“那我应该说些什么?”

……

好吧

沈亦尧的大手抚在她的头上揉了揉,

岁月静好,大概也就如此了吧

“软软今年过年我们一起过吧”

过年吗?

仔细想想这些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过的,感觉过不过年都一样没有太大的意义

不过今天不一样了,有人陪她过年了

“好,一起过年”

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像老夫老妻一样

这时,竹子爬到了沈亦尧的身边

沈亦尧还是第一次见到它,之前看徐清软的微博也见过,它叫竹子。

见状,徐清软捞过竹子到数落道:“你怎么回事?见色忘义?”

沈亦尧轻笑的看着徐清软和竹子置气:“没办法,谁让我长得帅呢”

徐清软白了他一眼,把竹子放在他身上,起身去了吊椅里窝着

看着沈亦尧逗着竹子的样子入了迷,不知为何,这一刻让她感觉很幸福,很美好

蓝妤沁回到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,她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

“都在呢”笑着过去打了个招呼:“那什么你们聊,我还有事”说着便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打算着是不是自己该搬出去住了,以免以后尴尬

徐清软无奈的看了一眼关上的们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“这就要赶我走?”

“你一个总裁不用工作么?”

“你是在担心我养不起你?”

“我自己能养的起我自己,用不着你”

“那你养我,好不好”沈亦尧一副小媳妇的模样

“不好,我辛苦挣得钱凭什么养你?”

“那这样,我把我的钱都给你,你包养我”

“不行,你是的你的,我是的我的,不能混为一谈,别再贫了拿着衣服快走吧!”

说着,拿着他的大衣把他从沙发上拉起,推着朝门口走去。

临走前,沈亦尧在她饱满光滑的额头轻轻一吻,这才离开。

上一条:实拍中印两国网吧,差距真大 下一条:山东省首届京剧票友大赛决赛圆满结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