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正文

也说方言

□ 吕建云

这个春节,我是在黄桥老家过的。母亲早已不在许多年,只能哥哥、姐姐家轮流过过。对于我的老哥、老姐,我想我的许多文章里有美化他们的痕迹。事实上,我虽然从来不相信所谓属猴的和属猪的有 “绞”,却一直搞不明白,我是如何得罪这两位尊神的。他们每每和我说话,都要吹胡子瞪眼的,凶狠狠,冲来冲去的,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表达他们心中的诸多感觉似的。老哥最近两年,大抵还好些,多少“收敛”一些。老姐就越来越不像话了。几乎没有一句她不是在 “吼”着说话。姐夫很奇怪我的抗议。他说,在他们家,冲来冲去的说话很正常,没有必要为此生气,为此受不了。天,这叫正常?我真的消受不起。既非冤家对头,更非仇敌,有必要那么凶巴巴、恶狠狠地说话么?我委实不知道是开了那家早餐店需要吼来吼去的说话呢,还是受了谁人的熏陶和 “点拨”?这样的环境,我实在很累,姐姐要给我介绍对象,仍然回到老家去,我想也不敢想,要到那样的环境中生活一辈子还不得折磨死我?侄子一直跟侄媳教我们的家乡话,我听着好像没一句是好听点的,都直着嗓门在吆喝一样。或者,这就是黄桥革命根据地的某种特色么?我委实莫名地悲哀。然而,这是列祖列宗传下来的,谁能更改呢?

姐姐说,总比我文绉绉的好。在她眼里,文绉绉的、斯文点说话竟然是一种缺点。大家互相客气点、热情点有什么不好?非要弄得刀枪相见才叫痛快?那还叫什么亲人呢?老哥竟要求侄子还有三个月就要降临人间的孩子将来不要学普通话。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真是假。这都什么思想呀?难怪我们一直很有些隔阂,我们虽然出生在同一个家庭,却存在着语言环境上的差异!这真是惊人的发现!

是,我一直很率真,并且一直欣赏着率真耿直的性格脾气。可是,率真决不等于粗鲁、粗暴啊。这样你来一拳我来一脚的有意思么?整天斗来斗去其乐无穷?并且,还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粗俗之语?唉!究竟是我 “清高”了些,还是许多人在拿低俗当乐趣?办公室里也经常有人在别人的名字前莫名其妙地加上 “死人”两字,我虽然明白这只是泰兴地区特有的不雅的一种口头禅,可仍然不能接受,他 (她)是断不会在自己的或者尊敬的、亲爱的人的名字前加上这俩字的吧, “无意”中加上了无端就含了一种轻蔑的成分。这还只是普通的 “辱骂”,更为不雅的简直难以列举。

所以,我一直喜欢着并且习惯着说普通话,觉得普通话才最能准确无误地表达我心中所想。虽然,个别专业人士说我的普通话里含了些方言味,然而,能够畅快淋漓地表达自己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啊!有多少人不正是苦于词不达意,处于无法交流、沟通的苦恼中么?

《泰州日报》以前曾有一个茶座版块,专门就方言问题进行过讨论。我说,一个地方的方言有它上下五千年的历史,其中不乏精华之处,用于文学创作及文献类的研究是很有价值的。我们不能笼统地抛弃之。但是,一些迷信的、封建的、男权至上的糟粕语言要坚决摈弃。至于怎样做到两全其美,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之。

是的,泰兴方言里精华也相当多,我一直推崇 “釜冠”、 “紧身子”之类的方言,具有浓厚的文言特色。但是,那些训人之辞,那些鄙视之语,甚至那些辱骂之话,真让人听不得,用于文学作品或者会增添些许趣味,倘用之平时交流中,就未免太令人难以消受,加之说话之人态度大打折扣,就更让人却步了。

我相信,时代在进步,异地学习、异地工作、异地婚姻已然司空见惯,普通话的推广和应用大势所趋,必将成为人们正常交流沟通的语言。


相关阅读:
金沙官网手机版 http://www.adultblogslist.com

相关阅读